中国时报社论中华民国姓社还是姓资?
105 次检阅

中国时报9日社论--中华民国姓社还是姓资?全文如下:
 
 卸职后回到大学任教的司法院前院长赖英照先生,近来连续发表了两篇讨论宪法观念的好文章,表达了两个重要观点,第一个观点认为是我国宪法应该是一部富有社会主义精神的宪法,第二个观点批评我们没有认真对待宪法,没有遵照良好的宪政精神去实施,造成台湾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倾向过于浓烈。他的文章可能影响重大,但《中华民国宪法》究竟是不是一部「富有社会主义精神的宪法」事关重大,我们愿意做深入的探讨,希望引起更多精彩而有意义的宪政讨论。

 先谈谈《中华民国宪法》姓社姓资的问题。诚如赖氏所论,我国宪法确实含有相当数量的条文,足以让人产生其带有高度社会主义理想色彩的印象。赖氏举出第143条关于土地涨价归公的规定,就是明显的例证,他据此指出目前税法对于土地自然增值的税收过低,甚至可能不予课税,不是宪法的意旨,很有一针见血的味道。当然,宪法该条规定的是「照价纳税」与「照价收买」,税率是否应如赖氏所言必须达到百分之百,造成徵收土地却不补偿的实质结果,尚有很可细加斟酌之处。

 值得进一步釐清的是,我国宪法虽然受孙文学说影响,但并未完全照搬孙文的学说;更重要的是,宪法不是个人的学说,而是根本规範,孙文学说与宪法不同之处甚多,当然要以宪法而非孙文学说为準,这正是国家要有民主的宪法建立法治以取代人治的精神之所在。如果孙文学说是社会主义色彩浓厚的学说,细绎我国宪法的规定,却明显具有在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间谋求折衷的精神,早已开启了举世社资两大经济思想流派在20世纪后半叶直至21世纪相互影响而为调和的先河。

 例如我国宪法明文将土地的原始所有权归于国家,而不及于一般之物,是将土地看成极其有限而易形成垄断的资源,难有真正完全竞争的市场存在之故,即与市场经济的基本道路不相冲突。同时又开放「人民得依法律取得所有权」,也已纳入土地所有权的制度性保障,承认土地交易的市场机制,即非极端社会主义可相比拟。

 又如赖氏言及宪法第144条之规定:「公用事业及其他有独占性之企业,以公营为原则,其经法律许可者,得由国民经营之。」表面上看是在揭橥某种「公营原则、民营例外」的基本政策,不可忽略的则是其实质内容,本有其适用的範围。此条中「其他独占性」5字,是灵魂字眼。此一用语指的是自然性独占,正是区别市场经济所奠基的自由竞争环境是否存在的关键观念,乃是市场经济而不能以社会主义的语境视之。唯其如此,此条所指的公用事业,即需以具有自然独占性的公用事业为限。过去曾将一些不具自然独占性的产业,如菸酒生产,划为国营专卖事业,即是缺乏宪政意识的违宪产物。不可不察,也不可不辨。此条正是调和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经济安排的规定。

 又如宪法第148条规定:「中华民国领域内,一切货物应许自由流通。」使用的字眼是带有高度要求与规範意味的「应许」,乃绝不能只以覆诵孙文学说中「货畅其流」的教条式口号或呼吁视之,而应该认识到这是宪法确立市场经济基本国策的基调规範之一。另外像是许多保障社会弱势的规定,乃至举世独步规定全民健保的宪法增修条文,当然都是实现社会主义理想的具体例证,足以验证我国宪法是一部左右均衡,兼顾维护自由经济与实现社会公义的双重价值,而且具有实质拘束力的规範。

 不论上述的体制观点与赖先生说的是否完全相合,我们愿意在此郑重呼应,赖先生语重心长所提出「认真对待宪法」的态度。国人不必担心宪法可能出现不同的诠释,那本是举世宪政的常态。真正应该摒弃的是,不把宪法当一回事而轻蔑宪政的思维习惯,这才是长期于台湾存在的现象。是在无意之间把宪法的出身背景看得比宪法本身材质更重要,才会犯下类似于因人废言的致命错误,误了民主宪政以法治替代人治的行程。行宪已经进入第67个年头,仍然站在自问是社是资的台湾,已经到了应该认真对待宪法的时候了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随机文章
热门文章